• 青海企業互聯網一站式服務平臺
  • 打開微信掃一掃,
    您還可以在這里找到我們喲

    關注我們

  • 論商標先用權的適用條件及限制

    閱讀:168 2020-01-01 21:51:02

    商標先用權的客觀要件

    ——在先使用。

    1. 先于“注冊申請之日”。如果商標注冊人僅在申請注冊之后才開始投入商業使用這一商標,而在此之前沒有使用事實和記錄,筆者認為就應當以“注冊申請之日”這一時間點來認定,探究其立法背景和立法精神,應當將該時間點界定為“商標注冊申請日”更為符合立法原意。其次,假如以“商標注冊之日”作為時間點來認定,就會產生在商標申請注冊的初步公告的異議期內,他人惡意使用該商標從而獲得商標權,這也是不符合我國公平公正的立法原則,也同時降低了知識產權創新保護的價值。綜上所述,將“商標注冊申請之日”作為認定時間更符合主流觀點,這也是眾多國家針對這一突出問題廣泛采用的認定規定。

    2.先于“商標注冊人使用”。

    但如果不同與上述申請前未投入使用,商標專用權利人在申請商標注冊之前,就有這一商標公開投入商業使用的事實,那么認定時間點應該選擇為先于“商標注冊人使用”。為了防止出現使用人在知曉了商標注冊人在已經使用并具有一定影響卻還未注冊時,在要注冊之前搶先使用以方便日后要求獲得商標先用權這種惡性競爭行為。顯然,按照先于“商標注冊人使用”這一認定標準,則明顯是更有說服力、也更公平。

    3.對“使用”的要求。

    第一,直接實際的使用。只有將商品或服務在市場上實際投入,其承載的商標價值和商譽才能得到既存權益,才會產生消費者認可,也是產生一定影響的前提。

    第二,公開使用。只有公開在市場上使用,才能被消費者及相關公眾所知悉,才能獲得商譽。

    第三,雖不是連續使用,但有一定影響。我國在法律中沒有明確規定要求必須連續使用,但一些海外國家如英國就對商標先用權的在先使用規定以連續使用,當然這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如果不是連續使用則可能會對已經產生的商譽和一定范圍內形成的影響慢慢消磨,從而對主張的在先使用權的認定產生影響。

    第四,必須在我國境內使用。地域性是知識產權的重要特性、屬地原則遵循原則,因此,商標立法也不例外。原使用人如果主張已經在境外使用的抗辯,也會對我國商標注冊取得制度指導下的商標立法造成沖擊,從而導致利益失衡。

    第五,使用必須合法。以合法原則指導下的立法,必須在認定標準方面也要遵循使用的合法性。只有我們在合法的展開商業活動,才能發生我們所預期的法律實施效果。

    ——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在筆者看來,因為我國實際上是注冊取得和自愿注冊相結合的商標取得制國家。商標先用權制度的立法原意也正是因為在先使用的未注冊商標產生了既存利益以此來彌補注冊取得商標專用權制度的缺陷。所以,在這種立法精神指導下在先使用的商標知名度的要求是必不可少的,因為如果將那些并未獲得消費者認可的不具有一定影響的商標進行保護,也喪失了商標立法的價值。

    但也不能肆意夸大知名度的范圍,應將這個范圍界定在相應的主體和地域范圍內,即這種知名度不一定是全部消費群體在內的公眾和全國范圍內廣為知悉的商標,而是在其投入使用和產品宣傳、流通所及的某個或某幾個地域范圍內相關公眾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即可,而這種相關公眾及特定地域的認定范圍需要結合不同案件來分別進行分析、認定,而不便統一做出規定。

    商標先用權的主觀要件

    將主觀善意也作為一項必不可少的認定構成要件,終極目的則是為了防止惡意使用的商業主體利用攀附他人商譽來謀取不正當利益,這無論在《商標法》還是《反不正當競爭法》中都是嚴令禁止的。《商標法》中對在先使用者的主觀狀態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但在我國民法上重要的法律原則——誠信原則指導下,根據在先使用人的主觀狀態來確定是否應當被授予先用權也是法院認定過程的重要依據。

    因此,主觀善意是必備要件。而對主觀善意在具體案件中的認定,可以參考日本司法實踐活動的運用。這種立法上的缺陷,可以就法律實施過程中對于認定過程存在的困難,采用誠信原則來彌補立法漏洞,并以此來決定商標先用權是否成立,是否可以主張。因此,主張商標先用權能否得到法律的支持以及各種程度保護,主管善意必不可少。

    商標先用權的限制

    任何權利都是有限制的,商標權也不例外,除了其特有的時間、專有性的限制外,在權利內容方面也應當加以限制。商標權的限制指因商標權人對其注冊的商標享有專用權而產生的與他人的權利或公眾利益沖突,為了平衡各方利益對專有權人做出的限制性規定。在此,商標先用權的存在及認定就是其中重要內容之一。在筆者看來既包括在認定享有商標先用權后先用權人應履行的法定義務,也包括商標原使用人在行使權利方面的必要限制。

    ——僅在原有范圍內繼續使用。

    對“原有范圍”的理解和界定確有困難,但通過以往司法實踐,以下可作為認定標準:

    第一,主體范圍。不同于商標專用權人所被賦予的完全權利,在先使用人僅有自己使用的權利而不得許可其他人使用,更是不得轉讓。

    第二,標記類別范圍。即原商品或服務的類別范圍,不能擴大到其他類別商品或服務上,也不能擴大原有商標的使用方式。這一認定可以根據原經營范圍及商品或服務所影響的目標人群等方面靈活判斷和認定是否突破原有類別范圍。

    第三,地域范圍。即商品或服務的銷售范圍和權利人商標原使用地域范圍和經營范圍。當然可以允許其設立分店或分支經營場所來在原有地理范圍內擴大生產規模。在先使用有可認定范圍,所以其既存利益也只在該范圍內,所以對商標先用權人使用地域范圍的限制符合商標立法對在先使用人進行保護的基礎和原意。

    第四,商標本身標記范圍。僅能使用原使用商標標記而不能擴大到類似標識。

    ——避免混淆的避讓義務。

    制止混淆是商標保護的核心,雖然在原有范圍內使用降低了混淆的可能性,但因為商品的流通,存在混淆便甚有可能,所以,在商標注冊人要求原商標使用人附加適當標識以防止造成消費者對雙方產品的誤認和混淆,原使用人應當履行這一法定義務從而更好地享受權利,也以此平衡雙方利益。

    ——權利行使方面的限制。

    就目前我國商標的有關立法規定,未設立相關條款來規定商標先用權轉移的相關規定,而這又作為原使用人權利行使限制的重要方面,筆者認為對商標先用權可以作為遺產繼承,但不得單獨轉讓和許可。出于維護既存利益的目的,引入商標先用權制度,按照法律精神和原則的指導規定,商標先用權是原商標使用人的一項財產權利而因此作為一種遺產來繼承是合情合理合法的。當然,也是有一定限制條件,即必須與被繼承的商業業務一并繼承并轉移,只有這樣才可以繼承商標先用權。

    因此,必須禁止這一權利的單獨轉讓或許可,因為如果可以轉讓和許可,其經營范圍和主體范圍必然發生變化,這就違反了商標先用權人的法定義務,因此禁止商標先用權人將原使用并已經被他人注冊的商標進行許可使用和單獨轉讓。


    分享到:
    下一篇: 沒有了
    相關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东方6十1开奖结果 江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管家婆三肖必中一肖 江苏快三在线下载 广西快3号码和值预测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鸿蒙 江苏11选五中奖规则 排列5好平台 北京pk赛车是不是合法的 排列三倍投 东方6 1生肖走势图 极速快3微信群 银行倒闭理财产品怎么办 玩股票是怎么玩的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 北京赛车全天计划 上海快三开奖查询快500期